手机端
当前位置:早期录 > 实时热点 > 正文

癌症晚期父亲寻“名校儿子”!13年前寄亲笔信和5万日元后失联

十三年前,农村子弟洪志勇从日本寄回一封家书和5万日元,叮嘱父母“保重身体”,此后再无音讯。 在他的家乡——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,很多人听说他考取了清华大学研究生,却从不见他回来探望父母。他的母亲怕人笑话

十三年前,农村子弟洪志勇从日本寄回一封家书和5万日元,叮嘱父母“保重身体”,此后再无音讯。

在他的家乡——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,很多人听说他考取了清华大学研究生,却从不见他回来探望父母。他的母亲怕人笑话,一度放出风声,说他从事“机密工作”。只有少数近亲知道,2011年日本大地震时,她曾焦急地托人查问,可是也没有任何结果。

多年来,这个农村家庭只能无奈地保持沉默。直到今年5月,洪志勇的父亲被查出肺癌晚期,并向肝脏和淋巴结转移,整个家族决定放下一切,公开找寻洪志勇,希望老人还能如愿与儿子见上一面。

家人并不知道洪志勇后来的工作单位,只有母亲见过他的录取通知书,记得儿子考取了清华大学2002级硕士生、研究电子计算机。南都记者据此致电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校友办公室,得到的答复却是,日前已接到部分校友反映同一情况,但在本科与研究生教务系统中,都查不到洪志勇的名字,进一步放宽条件也没有对应记录。尚不知道洪志勇是否属于其他院系,或为继续教育等层次。

目前,洪志勇的父亲洪银龙已经说话困难。家中长女洪志云恳请知情人士帮忙传话:“亲爱的弟弟,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肯定是有苦衷的。不求你床前尽孝,只想你给爸妈报个平安。”

癌症晚期父亲寻“名校儿子”!13年前寄亲笔信和5万日元后失联
洪志勇。

放不下的清华梦

66岁的洪银龙仰卧在一张蒙着被单的躺椅上,眼神木然,骨瘦如柴,已经完全看不出曾是一名军人。女儿洪志云告诉记者,父亲把什么事都放在心里,吸烟、喝酒,结果熬出了癌症。

失联的长子,是洪银龙最大的心病。他曾是全家人的骄傲,而今,没人知道他在何处谋生,是否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。

生于1977年12月的洪志勇,从小颇具学业天赋。因为家贫,姐姐洪志云只读到小学,把“跳出农门”的心愿寄托在他身上。洪志勇也极度珍惜受教育机会。在一些村民看来,他就像个“书呆子”。比他小3岁的堂弟洪亮记得,每次放暑假到他家玩,都碰见他一个人在闷热的阁楼上学习。洪志云说,弟弟的性格有点孤僻,平时在学校不爱与人交往,在家也很少跟亲戚接触。

癌症晚期父亲寻“名校儿子”!13年前寄亲笔信和5万日元后失联
洪志勇。

他本应在1995年参加高考,但因为成绩突出,当时也可以争取保送师范大学的名额。洪志云回忆:“我妈妈就说,直接上,你就稳一点,另外花的钱也比较少。他就是不同意,跟父母说不想去,想自己考清华。”但是最终,洪志勇还是选择了学费全免、提供生活补助的安徽芜湖某师范大学,没有一句争吵或抱怨。

毕业之后,洪志勇被分配到安徽亳州,并在当地落户,与家人之间的联系渐少。据姐姐洪志云的了解,他应该是在亳州市第二中学教电子信息技术,当时还未成家;至于何时辞去教职、怎样考取清华计算机学院,一概不知情况。时隔十余年,家人辗转联系上了与洪志勇同批分来亳州的老师,其中有人反馈说,洪志勇在备考硕士期间,曾向周围的同事借款,后来一直没有还上。

洪志云有些无奈:“什么事都是他自己做主张,没跟别人商量过。”而洪亮认为,这位堂哥性格倔强,“高中的时候他认定要考清华,家庭条件达不到也没办法;后来他工作了,自己赚钱了,还是想尽办法要实现这个目标。”

工作3年之后,洪志勇似乎实现了他的清华梦——至少在洪家人的记忆中是如此。2002年,洪志勇回到老家,突然告知家人,自己考上了“北京清华的计算机学院”。当时,洪志云已经出嫁,没能亲眼看到那一纸录取通知,但据她的母亲回忆,“是一个大红本儿,儿子考上了清华,千真万确”。

被延宕的寻亲

家人保有的最后一则关于洪志勇的信息,是一封从日本寄来的亲笔信,落款的日期为2006年8月25日。复古式样的信笺,几行略显潦草的行楷字,交代自己“在这边还算不错”,工作、生活都已慢慢适应,诚恳地为连续几年没有回家感到抱歉,并预告下个春节“会回去一趟”。姐姐洪志云确认,信中还夹有5万日元(当时约合人民币3400元)。但下个春节,他并没有如约回来。

癌症晚期父亲寻“名校儿子”!13年前寄亲笔信和5万日元后失联
2006年,家人收到洪志勇从日本寄来的家书。

一开始,洪家人只是有点失望,没觉得有何怪异。洪志云对南都记者解释:“他平时也有点这样子。刚刚大学毕业、分配到安徽亳州去教书的时候,也有半年多没打电话回来,我们家里人知道他在亳州,就跟那边的熟人说了一下,叫他打个电话报平安。”等到洪志勇考研去北京之后,由于当年手机还未普及,与老家的联系更是只有几通固定电话。洪志云在话筒的另一端听说,弟弟在清华大学读了三年,毕业后顺利进入了一家中外合资企业,入职半年便被委派去了日本。但具体是哪家公司、被派往日本哪个城市,或者是否已经从日本回到中国,她们都弄不清。最后一封来信的信封上,原本盖有日本邮戳,但天长日久,那个信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洪家人曾在亳州市和老家汇口镇多次报警,都被告知“成年人失联不符合立案标准”。

多年来,亲属没有大力寻找洪志勇,除了缺少门路,也因为碍于脸面,不敢大事声张。洪亮提到这些内情颇为感慨:“二婶(指洪志勇母亲)一辈子都很要强。勇哥考上清华,整个县都知道,但是这么多年不回来,她不能面对这个事实。她曾经对外放出过话说,儿子在从事‘机密工作’;她和我二伯到农场打工,顶着大太阳摘棉花、施肥、耕地、拔草,就这样攒下钱来把房子盖了三层,好像表现出儿子孝敬了他们……”。

也因此,不少族亲都不知道洪志勇已经失联,并没有及时发动关系去找。

绝症父亲的期盼

谁都没想到,最终促使洪家人“破釜沉舟”的,是父亲洪银龙的病症。

据洪亮回忆,2017年,洪银龙因车祸住院,就已被查出“肺上不正常”。家人力主他到大城市去看病,洪银龙没同意。“洪志勇下面还有个弟弟,刚结婚,房子刚盖好,家里没什么钱,可能他就抱着侥幸心理没去查。”洪亮说,“对我们,毕竟是侄子不是儿子,他不又想欠这份情。”

病情就这么被耽误下来。去年12月,洪银龙开始出现咳嗽和进食困难,后来出现腹腔积液。今年5月,女儿洪志云请假回家,硬是把父亲带进医院检查,发现已是右肺恶性肿瘤四期,伴肝脏、多发淋巴结转移。

癌症晚期父亲寻“名校儿子”!13年前寄亲笔信和5万日元后失联
父亲洪银龙的诊疗记录。

没人敢跟洪银龙说,但他似乎已有感觉。他对身边人说,想找长子回来见一面,不然“死不瞑目”。洪亮看他,“有时候突然深吸一口气,就是喘不上气的状态,”也觉得很心痛。

6月以来,整个家族都把找人当成了头等大事,但是因为线索多已湮没,进展十分缓慢。

几天前,洪志云又上亳州(洪志勇曾经的户籍所在地)寻求立案,被告知无法受理。回到洪银龙的病榻前,看见父亲费了好大力气抬起头来,眼里全是期待的目光,洪志云忍不住哭了,说:“别担心,人还在,我们已经快找到了……”洪银龙只是叹气。

癌症晚期父亲寻“名校儿子”!13年前寄亲笔信和5万日元后失联
洪银龙在等待远行儿子的消息。

有好心人在公安系统中帮忙检索了洪志勇的身份证号,但只查到他去年疑似在上海活动过,目前,洪志云已经准备动身前往上海。

洪志云说:“我爸爸的意思,只要他打个电话回来报告一下平安。如果实在是回家不了,那就算了,只要他平安地活着就好。”

采写:南都记者 侯婧婧

声明:所有发布的内容均为用户发布,本站无权审查其内容是否有违法行为,请各位网民自行查看,如发现违规违法内容欢迎举报.

实时热点相关